热点:
当前位置: > IT >
解析SWTC和MOAC的过去未来-井通创始人井底望天周沙拜访录【图】
时间:2018-03-07 18:56 浏览次数:
解析SWTC和MOAC的过去未来-井通创始人井底望天周沙拜访录【图】

新年伊始,我在思考2018年数字货币投资如何布局的时候,机缘巧合,深入调研的第一站是井通系的两条链:井通(SWTC)和墨客(MOAC)。井通是国内最早开发的几条公链,发展历程有很多值得挖掘。本期我特地采访井系生态创始人周沙先生(笔名:井底望天),畅聊井通(SWTC)和墨客(MOAC)的过去和未来。

解析SWTC和MOAC的过去未来-井通创始人井底望天周沙拜访录

周沙,笔名“井底望天”

20世纪90年代初先后赴美国、中东、东欧等地工作,后定居于美国硅谷。

自幼对历史、政治、经济有浓厚兴趣并饱读诗书。

《大国游戏》、《区块链世界》、《区块链+大数据》系列丛书主要作者。

硅谷精准资本(Outpost Capitals)联合创始人。

曾在北京奥运、台湾事务、人民币全球化、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等重点问题上向政府建言献策。

2010年关注比特币,2011年组织硅谷华人技术团队开始研究比特币底层技术,开发出具备分层、分片、子链、异步调用、跨链、5000+tps的切实可商用底层区块链协议。

2014带领团队开发井通链(SWTC),2017年推出墨客链(MOAC),两条链均可实现数字货币发行、钱包存储、跨链交易等商业应用。此外,MOAC可轻松兼容以太坊挖矿、应用等,并实现百倍以上的以太坊交易速度。

前言

2018年1月,井通科技在区块链领域蛰伏近4年之后,终于迎来了拐点。

1月4日,在美上市的“中网在线”因为宣布与“井通科技”开展区块链技术合作,股价一夜暴涨7倍。此后,上市公司一窝蜂蹭热点,只要发布跟区块链沾边的资讯(里面很多假消息),股价立马涨停。

1月9日,国泰君安联合多家机构专访井通两位创始人,探讨2018区块链发展之路。

与此同时,许多客户主动找上门寻求合作,井通钱包每天涌入大量用户,导致系统宕机,技术人员不得不得加班加点升级。

这些都只是序幕,大戏还未开始。看今日火爆,对比往日艰苦寂寞,恍若隔世。作为区块链领域最早一批先行者,受困于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,过去送上门,人人都不当回事,现在却逆转过来,一堆人扣门求合作。

2018年将是井系生态全面盘活的一年,井通链(SWTC)和墨客链(MOAC)这两架火箭能否冲出云霄?此刻即是关键点。

 

对谈

安珀:

据我了解,你是比特币和区块链底层技术最早一批布道者和开发者,2010年就关注比特币,2011年在硅谷聚集技术团队,2013年在《井底望天财经周报》里给读者科普比特币,并开始布局井系生态。2014年在全球十大博彩娱乐平台成立井通科技,开发井通链(SWTC)。当时99%的人都不懂你为啥要搞这个,如今,区块链的变革力量大家渐渐明白了。你是如何在这么早就预判到区块链的趋势?你对井系生态的战略布局最初是如何规划的?现在的井系发展跟最初有何异同?

井底望天:

因为我本身是在1996年开始进入高科技行业,算是整个互联网崛起的参与者和观察者,有比较深厚的技术背景和经验,加上我本身又是财经和经济专家,作为跨金融和高科技的双栖人,自然对比特币企图颠覆传统金融业的理解比较到位。

当然我更看重的是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(那时候还没有区块链这个词汇),深刻理解这个技术革命对人类社会的潜在影响,这个也决定了我当时开始建立区块链团队的想法。那个时候,就算是对十几年高科技背景的高端硅谷码农,甚至包括一些成功在硅谷创业,公司上市的朋友和同事,都很难推介成功,更别说一般人了。幸运的是,还是有十几个硅谷高手不明觉厉地跟我干了,大概现在外面人不知道,比特币矿机的最大的跨越,每秒运算1T的28纳米矿机就是在我的带领下做出来的。

井系生态的战略布局,大概就是全行业形成闭环,目前井系的发展速度和实力,基本上与当初的规划差不多。

安珀:

井通科技的一大特色是“硅谷技术,全球十大博彩娱乐平台公司”,井通链(SWTC)和墨客链(MOAC)的底层开发核心团队全是硅谷科学家。最初硅谷的7个核心成员是如何聚集起来的?现在硅谷团队有多少人?都由哪些人组成?

井底望天:

在我做区块链之前,从2008年开始发表过一系列比较有影响的博文,在海外的两个主要网站(文学城和西西河)吸引了很多读者。后来这些博文被集成《大国游戏》系列丛书。而这些读者中间,不少是技术背景的高科技高端人才。

2012年,我开办《井底望天财经周报》之后,里面不少人就聚集起来了。这些人才,在美国这边都有十几年的经验,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去当一个公司的CTO。当然其中大概有两三位,现在已经离开了这个行业,但是大部分中坚力量,都保留下来了。

现在硅谷的团队,全职有6人,兼职有11个,目前准备扩大到20-25人。

安珀:

硅谷团队实力很强,发展也很稳健。但据我了解,井通国内团队曾出现过比较大的动荡。现在国内团队是什么情况?硅谷团队和国内团队是如何分工协作的?2018年,你对井通科技的团队建设是如何规划的?

井底望天:

自从2014年井通科技落地国内之后,步履蹒跚。最开始的两位技术高手,因为个人原因,未能和团队其他成员磨合,最后离开公司算是最先的损失。当然在公司发展路径上,也是有不小的分歧。有的主张2b为主,有的主张2c为主,还有的想以炒币为主。最后选定了2b,谋求在国内的生存。

企业发展过程中都会经历动荡和调整,以现在的区块链的生态环境来评判当时的团队,是不公平的。原来无锡团队的CEO陈东雷,转而经营井系的高端发电机企业井机,成绩非常好。后来接手的James,现在经营井系的人工智能精细管理房屋租赁企业井居,也是蓬勃发展。后来的邓牧,离开井通开办了自己的区块链企业,获得腾邦国际的投资,而且腾邦这几天还继续借用井通的名气蹭井通的热度,事实上他们和井通毛关系都没有。而郑宇团队,在经历了磨练之后,目前靠团队的努力又卷土重来,做他们一直想做的区块链电商。之后接任的史伯平算是我拉的临时工,也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营运任务。这些在井通发展的历程中,都为今天的成绩做出了贡献,他们要么仍然在井通生态圈里面,要么仍然在井系企业圈里面,都还在为井系区块链生态做贡献。所以外面的各种传闻,关于不同团队的说法,也不必过于相信。有不同的团体,不同的想法,不同的行为,产生各种冲突和不协调,也许正是区块链的精髓所在。
(责任编辑:熊掌)